相关文章

黑龙江石墨深加工投资渐冷 开建项目寥寥

图为鸡西市恒山石墨产业园一角(余胜良/摄)

尽管位于黑龙江省的石墨深加工投资计划很多,可是目前真正开建的并不多,而一些宣称深加工的项目,也多是围绕球形石墨、膨胀石墨等几个初级品种。

很多项目未开工

鸡西市目前有两个石墨产业园,分别位于恒山和麻山。在麻山石墨产业园只有鸡西市贝特瑞石墨产业园有限公司产房建成,目前一期工程已经投产,正在建设三期工程。园区中不少计划兴建的项目地址上只是挂着一个宣传牌,并未开工。

恒山石墨产业园围绕着柳毛石墨矿兴建,位于恒山区西部鸡图公路约30公里处,总面积508万平方米。据介绍,此地原来是棚户区,拆迁用了不少时间。记者在这里看到一处刚刚开工的工地,还在进行基础建设,其业主为北汽集团黑龙江普莱德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不远处有一家厂房属于鸡西浩市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已经落成。柳毛石墨矿另一边,长源矿业也正在兴建,目前已经快要完工。

尽管两大石墨产业园都有石墨企业开工,但两者的规划各有侧重。以恒山石墨产业园为例,该产业园分ABC三区,其中A区建设高纯石墨、球形石墨、金刚石粉、石墨纸、石墨密封件、锂电池负极材料;B区为高科技石墨精深产品加工区;C区建设石墨板材、炭块、核石墨等新产品研发。到“十二五”末预计固定资产总投资可达40亿元,可实现产值100亿元,税收15亿元。

萝北县的石墨企业规划严整,围绕一处山谷一字排开,距离石墨矿也不远。新建的石墨深加工企业紧邻原来的石墨企业,目前已经开建的主要是萝北县奥星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寄望外来企业

尽管石墨储量丰富,但黑龙江省一直是以石墨粗加工为主。即将石墨矿石开采出来之后进行粉碎,然后再进行提纯,夹在石头中的石墨就会被提纯出来。提纯之后的石墨漆黑光亮油滑,石墨销售主要按照颗粒大小和纯度:颗粒越大、纯度越高的石墨价格越贵。

石墨采选工艺并不复杂,所需工人也不多,但是工作环境较差。石墨加工厂内黑乎乎一片,一些有石墨的地方明光闪闪,细小的石墨鳞片到处飞舞。运输石墨的工人戴着口罩,在将石墨从小袋向大袋子倒下时,石墨腾空淹没工人头发和脸,工人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看不出衣服颜色。

但是这些工人的工资并不高,月工资大约三、四千元。整个石墨采选环节并非暴利,2011年石墨曾经达到6000元/吨,但那样的好年景并不多见。更有含金量的环节在后续深加工。

一直以来黑龙江生产优质石墨,却并不掌握石墨加工技术。高精尖技术掌握在美国、日本等企业手中,一般的石墨深加工技术也在山东、湖北、广东企业手中。所以吸引深加工企业,一直是当地政府的愿望。

地方政府做大石墨产业的愿望强烈。以萝北县为例,当地为农业县,缺少工业支柱,其中石墨成为最重要的行业,去年石墨行业的税收为1.5亿元,占到整个萝北县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如果中铁资源这样的项目落地并实现计划产能,该县财政收入便可轻松翻倍。萝北石墨产业园计划到2015年实现年销售收入100亿元,上缴税收7亿元以上。

球形石墨产能或过剩

在上述三家石墨产业园,记者看到的项目,大多是球形石墨、负极材料(球形石墨下游)、膨胀石墨等几个领域。球形石墨的下游应用主要是锂电池。

“我们一家生产出来的球形石墨,就够全国用的了。”黑龙江奥宇石墨集团王庆海表示。奥宇集团下属的萝北奥星新材料有限公司2011年8月成立,总投资5亿元,可年产鳞片石墨4万吨,球形石墨1万吨,负极材料4000吨。

贝特瑞产业园董事长孔东亮表示,现在大多数石墨深加工项目都跟球形石墨有关,可能会有过剩风险,他表示贝特瑞生产的石墨产品可以全部用于供应公司自身的锂电材料。萝北已经限制纯采选企业落地,去年萝北做出新规定,将球形石墨列入限制。

石墨深加工主要分为膨胀石墨和球形石墨两条产业链,前者主要用于石墨纸并运用到密封材料中,深加工主要还是日、韩等国。目前,黑龙江石墨除了部分出口日韩等国,主要是销往辽宁大石桥等地,用于冶金行业。

黑龙江众多石墨深加工投资项目都是在行情高涨的2009~2011年宣布,而2010年石墨烯的发现者获得诺贝尔奖时石墨尤其热门。最近两年石墨行情日渐下滑,被寄予厚望的石墨下游应用还未真正展开,这也可能是深加工项目投资趋于谨慎的原因。